主页 > 数码自然 >评分一路下滑,《人民日报》点名批评,列数《知否》8宗错 – >
2020-05-22

评分一路下滑,《人民日报》点名批评,列数《知否》8宗错 –

根据「关心则乱」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自开播以来就因为是正午阳光出品,加上赵丽颖、冯绍峰、朱一龙主演,而备受关注。

都说「正午出品,必属精品」,然而跟剧水涨船高的人气相反的是接连下跌的评分。开播至今,豆瓣评分从8.1跌落至如今的7.6分。

出现这种反差,是《知否》犯了以下错误。

其错一:剧中出现大量病句,如「手上的掌上明珠」、「独个儿一个人」、「听过一些耳闻」、「血口翻张」等等,错误之低级令人掩面捧腹,连《人民日报》都加入吐槽行列,以《知否,知否?语文老师按住了颤抖的手》为题目发文。

除却病句外,《知否》剧中还出现谦辞、敬词不分现象。开篇袁府到盛府下聘,刘琳扮演的大娘子王若弗向前来赴宴的客人说「款待不周」;盛紘的官场同仁前来贺喜,说的却是「小女嫁了个好人家」。前者是将敬词做谦辞,后者是将谦辞做敬词,一句话:用反了!

其错二:剧情疏漏。依旧是开篇时,盛长枫与人做赌,赌注竟然是长姐华兰的聘礼。在「嫡庶」有别、「阶级」分明的时代背景下,一个庶子吃了豹子胆敢这幺做?

此外,让小妾掌管钥匙对牌、大娘子计划卖掉「贵妾」、男女宾客混居一堂、待客时上茶的竟是闺中小姐、客人在场如兰抱着母亲手臂入睡、明兰跟侍女在街上牵手奔跑去看发榜……等等。一边打着「讲究」的招牌,一边各种忽视礼仪细节,《知否》自打自脸的游戏玩得真是不亦乐乎!

其错三:乱改时间线。这里并非指让顾廷烨提前出场,毕竟真要让男主在剧情四分之一处才出场并不现实。剧版将明兰三姐妹跟孔嬷嬷学规矩、学堂上讨论「嫡庶」等都从幼时改到了长大后,就像上了高中又出小学题,让大人做稚童语,一下子拉低了人物智商。

其错四:改人设。剧版被改得最狠的人设该是盛长柏。书中的盛长柏胸有沟壑万千,平时面瘫,但讲起规矩、纲常却能让人崩溃,是原着人气最高的人物之一。到了剧中,如此性格鲜明、萌点笑点十足的「大哥」变得千人一面、毫无特点。

盛长柏之外,顾廷烨、齐衡也都有同样遭遇,前者少了「顾二」的狷狂霸气只剩自持风流,后者少了「小公爷」的剔透明慧只剩幼稚别扭。

其错五:服道化粗糙低劣。从《知否》开播,剧中服装就被吐槽「浓浓影楼风」。原小说为架空背景,但生活风俗细节以明清时代为主。剧版将背景改至北宋,但服装上能体现北宋特色的除了官员的「硬翅」外,北宋的圆领方心背后帛带和女子的披帛、珍珠妆饰、缠腰、长禙、短禙等,不是毫无蹤迹就是穿着混乱。

其错六:髮型单一。87版《红楼梦》拍摄时,担任总化妆师的杨树云根据人物性格,为剧中角色设计了特点鲜明的髮型。而《知否》剧版的髮型式样单一,少女和妇女区别界限模糊,更别说堕马髻、小盘髻、双蟠髻、双丫髻、朝天髻、包髻等宋朝特色发髻。

杨树云当年针对有70余套戏服的「王熙凤」曾有豪言:「她有多少套服装,我就有多少髮型来配」,现在的化妆师谁敢这幺说?

其错七:演员年龄集体偏大。依旧是以87版《红楼梦》为例,「演员年龄大」一直是导演王扶林的遗憾,但实际上陈晓旭、欧阳奋强才20岁左右。《知否》中的赵丽颖、冯绍峰、朱一龙甚至包括「平宁郡主」陈瑾等,年龄都几乎是角色的两倍。在刚播出的剧情中,饰演银杏、可儿的配角演员同样如此,顶着30几岁的脸演豆蔻少女,着实让人感到违和。

其错八:改变原作主题精髓。改编的过程中,对剧情、人设进行调整其实都在允许範围内,但是改变原作主题精髓便是大错。

《知否》原作是以盛明兰的成长为主,揭示那个年代女子生存的艰难不易。剧版却将爱情作为主色调,以俗套的「宫斗剧、宅斗剧」作为基底,放大狗血情节部分,生生改成了一部「古装言情偶像剧」。正如一位观众说的,剧版「失去了原着最珍贵的东西」。

除了以上「八错」之外,《知否》还存在剧情拖沓、注水填充严重、主演台词太差等等诸多缺点。「正午阳光,必出精品」的说法也因此遭到质疑,原来「必出精品」的不是正午阳光,应该是孔笙才对。

或许导演张开宙正是因为明白自身不足,所以从第一部独立执导的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开始,才一直喜欢用流量明星做主角吧!

剧中剧版剧情髮型阳光开播嫡庶特色少女原作盛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