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脸风采 >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>
2020-07-16

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

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本港人口老化问题加剧,2036年长者人数将佔总人口31.1%,势加重公营医疗负担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冯康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2008年政府推出眼科公私营协作计划,让在公立医院轮候多年的白内障病人,以补贴价转往私营机构接受手术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长者医疗券政策推出十年,本意是透过资助让长者选择私营医疗服务,可惜出现天价配眼镜、买药材等情况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长者医疗券被批没有用得其所,本报去年邀请一名无长期病的长者在黄大仙药房表明要买花胶,店员主动提醒可使用医疗券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 未来城市:自愿医保、医疗券半桶水 医疗融资觅出路?

如果不幸患上长期疾病,你愿意冒开支庞大的风险看私家医生?抑或宁愿等候公立医院服务?

香港有九成病人选择后者。因此,为了令更多病人可负担私营服务,政府早在一九九三年发表《促进健康》谘询文件(俗称彩虹报告书),提出设立强制供款的医疗保险计划。强制医保倾足二十六年,历经六任局长,终于在今年四月推出一个大幅度让步的自愿医保计划。

食物及卫生局前局长高永文接受《你个医疗制度坏咗呀!》一书访问时说,这个「自愿上钓」的做法是唯一出路。

实情真的如此?究竟未来香港医疗融资改革还有什幺可能?

改革方向:私营服务更可负担

高永文在书中说,公私营双轨制是香港独有,即有钱人可去私营市场,麻烦、大型、紧急医疗需要由公营解决。中文大学医院行政总裁冯康接受我们访问时却主动反驳,「高永文说我们是双轨制度,其实我跟杨教授(食卫局前局长杨永强)都不是很支持这想法。我们觉得医疗制度不可以单纯视为商品,比双轨制更可取的应该是一个(公私营)混合制度」。

冯康解释,混合制度是指公私营市场不应该被明确划分,两者中间要有充足桥樑,互补医疗服务,例如慢性病患者、长者更适宜使用屋邨楼下的私家诊所服务作长期跟进。他又援引二○○八年政府推出眼科公私营协作计划,让公立医院病人可选择计划下的私家医生做白内障手术,获得定额五千元资助,另外病人或要支付不多于八千元的自付额,计划口碑极佳,证明公私营市场绝对有扩大合作的可能。「常说公立医院医生不够,我觉得医管局可大胆一点,以公私营协作计划来说,除了白内障,另一些手术如人工关节更换手术,现在很多人要轮候八至九年,私营市场人手绝对有能力,政府可从私营市场採购更多服务。」

因此,他认同食卫局前局长周一岳所言,即香港医疗制度改革最重要是私营制度上的改革。「现在问题是私家医院收费仍然太贵,因此医疗融资方案都要朝这个思路去想。在公院的安全网之外,如何令私家服务更加可负担?」

统一私院收费机制

公共卫生研究社发言人陈盈说,除了政府资助病人使用私营服务是可行做法,还需要构思统一私家医院收费的机制,否则无法令人消除私家服务是无底深潭的看法。「仁安医院副医务总监梁国龄,作为妇科医生的他之前推出一个计划,孕妇只须付一个价钱便可做所有treatment直至孩子出世,有个上限金额,令人不用太担心。尝试令私营市场有公认的收费水平。另一个是去年底,医管局推出的Pilot计划,收集私人市场如通波仔手术的收费水平,并刊登于网站,让病人有个预算。」

自愿医保唯一办法?

长者医疗券、自愿医保、推动基层医疗、港怡医院和中大医院的定额套餐制度,冯康认为这四项措施都是香港医疗融资改革的手段,政府尝试朝向令市民更能负担私营市场服务迈进。「现在只能讲,经过了这幺多任局长的努力,现在很多元素都在,但全部都未到位。所以问题未解决。」

他数算,医疗券制度花费庞大却没有效果,长者都拿券去配眼镜、买补品;推动基层医疗亦不应该只是开设葵青地区康健中心,理应设立清晰目标,发动到更多私家医生帮病人做好慢性病管控;而套餐价暂时效果亦不理想。

自愿医保呢?冯康说女儿都有问他应否购买自愿医保,他的答案是支持,「其实标準计划是应付到大部分市民需要的」。但他自己却未投保,「我现在睇紧灵活计划,因为以我的年纪,标準计划覆盖不够,期待更多保险公司推出灵活计划,慢慢比较,我知道有些保险公司正构思推出针对慢性病管控的计划」。

但他认同高永文所言自愿医保是无办法之中的办法,「看历史过程,香港市民其实有三次机会讨论强制医保计划,但三次的结果都是大部分人拒绝强制供款……市民如果一直不肯做强制供款,政府能做的选择不是很多」。他指出自愿医保三大好处是在政府介入下,令医保有个较清晰透明的定价和福利套餐(benefit package),而且可用整个香港社会摊分风险来维持可支付的保金水平,「在自愿医保计划下,平均保费(每年)约四千元,当然不同岁数保费不同,但保金较能负担」。

高风险人士可投保

陈盈续说,自愿医保好处除可退税,更重要是一些原先保险公司不愿意受保的高风险人士,如某些高血压病人,在政府要求下,保险公司亦要接受他们投保,「可以令一些原先无办法用到私营服务的人,现在可看私家医生」。陈盈相信自愿医保对一些上班族或中产人士而言有吸引力。

冯康提醒,如果购买坊间其他医疗保险计划,最好不要选择包含门诊服务的计划,「很多人买了保险后会用到尽,无甚大碍都去看医生,因此门诊服务对保险公司来说是蚀钱的。你每次睇私家医生,第一句就问你有无保险,保额几多呀?你说保最多五百元,你张单就收五百元,保八百元,就开价八百元,私院有这个问题。因此所有保险产品一包门诊,一定mark高保费价钱,因为存在道德风险」。因此,他自己之前买医疗保险都只买住院部分,「因为你不会无端端想入院做手术,将身体某部分割出来」。他又提到究竟照胃镜是不是要住院?根据卫生署每年公布私家医院出院的诊断个案,最普遍的住院手术仍然是胃病和十二指肠病,即是照胃镜,另外割痔疮亦很普遍,「今次自愿医保鼓励市民做更多日间手术,毋须动辄住院,让私家医院可腾出病牀」。

市民愿意缴更多税?

陈盈强调自愿医保理应是医疗融资改革的过程而非终结,研究社表明赞成强制医保,更重要是支持香港人开拓更多对医疗融资方式的不同想像,「今次自愿医保是一个机会让原先睇医生靠掏荷包的人,愿意将同一笔钱转移买医保,是好事来的。希望当大家愈感到香港医疗系统濒临崩溃,社会会醒觉到强制医保的重要」。

冯康坦承自己曾经很支持强制供款制度,但当研究愈来愈多国家的医疗融资制度后,发现每个单一制度都存在问题。「例如从加拿大和台湾走单一支付者模式(Single-payer System),推行全民保健,所有钱都由政府出。但在加拿大轮候时间亦很长,如何控制整个开支存在困难。台湾医疗需求滥用情况严重,多次出现不够钱支付的问题,经过多次改革……」所以他直言根本没有所谓医疗制度的理想状态,因为全世界医疗制度都不断有新问题出现,如人口老化问题,只存在严重程度的差异。「因此,我现在都不相信有单一系统可以解决所有问题。」

全球常见的医疗融资方法有五大类,包括用者自付、政府补助、私人保险、社会健康保险和个人医疗帐户(市民以恆常储蓄方式拨入特定帐户)。现时大部分医疗体系都有多于一种融资方式。西欧国家的医疗系统经常为人称羡,不过这个国家的共通点是市民要缴交高昂税款。

在香港,加税是不是一个可行方法?高永文在书中表示:「你会不会想政府再把你百分之二的薪金拨出去(医疗)?就只是这样。最有学识、受最多教育的市民都不会愿意。」冯康亦承认虽然他自己乐意交多点税,「但如果政府用现在的模式、官僚化运作,交了税都是(对医疗制度)无帮助」。

公院不够医生 私院不够病人 改革医管局

冯康直言现时公私营系统沟通不理想,政府觉得私院无意欲讨论,私家医生直指政府当他们是贼,「两边都有道理,说到底都是信任问题,但我认为医管局责任大一点,应该要做主动」。

他说很难用三言两语讲述香港医疗制度的核心问题,但若必须要说,他认为最大问题在于经济问题,「为何选择做或不做,在制度裏,文化当然是一部分,但在一个大体的系统裏,始终钱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」。例如社会上常常批评「医医相卫」,医委会被认为经常轻判有问题医生,「但你要回想这个问题,为何私家医生这幺反对增加更多医生?因为很多私家医生不够生意和病人,很多骨科医生不够手术做,是要靠帮保险公司『填表』维生。为何制度搞到平衡咁差?公立医院不够医生,私家医生无饭开。制度不能够理顺供求,于是私家医生就只可以自己守住自己,没有动力一起将制度推向合理化。所以在私营医疗市场是不可以任由它们自行跟从市场运作,而是要政府主动出手诱导方向」。

记者问如果让他做局长,首要推行的医疗制度改革是什幺?他斩钉截铁:「我不会做局长。」接着说第一项即要改革医管局,「香港市民大多数仍然很依赖医管局,因此要如何令医管局整体效率、表现改善是很重要,必须要处理轮候时间过长和需求问题,如何发挥法例给予局方的弹性。因为医管局经历三十年发展,很多事情都很官僚化」。至于要如何改革医管局?冯康不愿回答,只说:「你要问陈(陈肇始)局长。」

文 // 彭丽芳图 // 资料图片编辑 // 蔡晓彤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