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中心大事 >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>
2020-07-16

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

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科大学生为薄扶林村五口井检测水质,发现不可饮用,但可淋花、沖厕等。图为村内其中一个公家井。(明爱提供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太平山水流至村内下游部分。(曾晓玲摄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社工Kim(曾晓玲摄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牛奶公司昔日为山头建造的引流石级,现时一入秋便开始乾涸。(曾晓玲摄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村中连接水井头的那条水,村民花心思打造了一个龙池。(曾晓玲摄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一些水井仍为村民洗涤所用。(明爱提供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村内亦见有井已用水泥封口。(明爱提供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薄扶林村水道的积水警戒线。(曾晓玲摄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(明报製图)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 未来城市:薄扶林村 井水在身边 重用水井,不止自来水

「薄扶林村的风水格局是三水环村,两边是左青龙右白虎两座山。」明爱薄扶林社区发展计划社工黄柑瑶(Kim)说,这个背靠太平山的村落「水头充足」,然而近年村内支流水量变小,更有些在秋冬时份乾涸,安居村内半个世纪的村民萧昆伟说,「不知何故这水以前一年四季都有,没分冬天不冬天;到现在冬天没有水,我同样都不明白。」他只求别要水浸淹村。Kim倒不止这样想,她从几口井看村中水脉,相信山水若是流淌不断,井水有很多途径可以活用,不必完全依赖自来水,能带来社区活力及对未来的启示:「善用水资源给香港人的信息是,村落的生活可能就是城市的出路,人和大地的出路。」

看来用水态度若能be water,生活也会有更多可能。

三水 秋冬乾涸之谜

薄扶林村所谓三水,是村头菜园近薄扶林水塘流下来的一条、村中水井头一条,和在萧先生家附近,近置富花园旁的一条。萧先生记忆裏,他家后山曾经有个小瑞士,绿草如茵,他和朋友钻进大纸皮箱就能滑着草地,从山上滚到山下。他带路沿薄扶林村与置富花园之间的小径上山,回忆这整个山头都是牛奶公司牧场旧址,至1984年迁离前,这一带都是闲人免进,当然挡不住通山跑的小孩偷喝新鲜牛奶(还说「味道其实不太好」),和窜进现已荒废的员工宿舍打乒乓球。一路沿山涧追蹤,会看到当年牛奶公司打造牧场的建设,山上有桥让车经过,下面的河流便有依山势修整的石级和石墙巩固结构,不过萧先生说,现在入秋以后,石级会变乾地,人可以拾级而上。Kim说:「为何会乾水?仍是一个谜。」依她从12年前入村工作以来的观察,初来时「仍见有婆婆一年四季会把家中地布担上水井头洗,但几年之后,她冬天开始到公厕洗,说上面没有水。」

科大团队研雨水排放系统影响

科大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学部副教授刘培生解答村民,何以昔日一年四季都有水:「薄扶林村在山脚位置,后面有山,山比村高,当山上下雨,便会像海绵储水,到冬天没雨,水就会因自己的重量慢慢往下渗。」那幺为何现在支流到冬天会乾涸?明爱薄扶林社区发展计划与薄扶林村文化环境保育小组等单位合作,展开「太平山水」计划,其中一项工作是了解渠务署2012年完工的港岛西雨水排放隧道工程,有否影响太平山谷的环境,例如研究隧道启用后会否令薄扶林村的山水被截走。在刘教授指导下,科大学生小组(梁志聪、李炜锜、谭子灏)亦与明爱合作,对村内水源作初步研究:「我们以初步研究资料看,未有足够说服力证明工程造成影响。山脊有两面,集水区在薄扶林村另一面,带走村内水流的机会不算高。」而渠务署回应本报查询时就称,「港岛西雨水排放隧道主要收集港岛西半山以上集水区的雨水,该集水区并不包括薄扶林村及其上游地区,故不会对薄扶林村内的河道水量造成影响」。

团队亦翻查香港降雨量数据,由1970年至2018年数十年间没有明显变化,刘教授说他们的初步估计是地下水减少:「旱季时地下水可渗出地面,补充表面水流。如果water table(地下水最高位)的线低了,地下水减少,没有补充,冬天水流就会不足。」但他认为需要再深入研究,才能作出具体结论。

水量减垃圾积下游

与萧先生同行的村民、薄扶林村文化环境保育小组成员高永康就说,水流减少,令垃圾和枯枝容易堆积在下游,水浸更严重。三条水之中,只有由薄扶林水塘那边流下来的一条水量比较足,刘教授认为水塘会否渗水补足溪涧水流,视乎地质,「如不渗水的硬石就会为水塘造成防水层;又如人造的船湾淡水湖,外面有一层石屎,渗透力亦会低很多」。他认为如村内近水塘的水流来源比其他两条充足,则水塘地质及石质有渗水空间的机会便很大。

检测井水可淋花洗衫

薄扶林村内有不少水井,Kim向村民了解后得知,昔日家家户户因应付制水措施,自家开井取水,村内水资源之丰富,甚至让村民当年掘井前不需特意找人勘察,「他们忆述只要往下掘到若干深度,便会有水。」但今天人人惯用自来水,水井日久失修,许多已荒废或以水泥封死,村民对井水「污糟」的想法亦根深柢固。到底井水是否髒得不能用?

以上提及的科大学生团队在今年1月至4月每两星期抽验村内5口井的井水,检测盐度、浊度等13个参数及10种重金属含量,有不少发现。其中大部分井水的浊度低于2 NTU(nephelometric turbidity unit,浊度单位),而按世卫标準,海水沖厕浊度标準是10 NTU、饮用水的浊度须低于1 NTU;另外10种重金属含量都不超出世卫标準,不过在两个井发现水中含有大肠桿菌。

以检测结果来看,村内受检验的井水虽不宜饮用,却可安全用于淋花、冲厕、洗地、洗衣等用途。刘教授说,「我们不建议直接饮用,但可以用作清洁,可为村民省些水费。」除此以外,还能有更多创新想像,「我们也有前卫一点的建议,可想想有没有空间结合可再生能源,如用太阳能来推动水泵抽水,做个为屋顶浇水的装置,像在路面喷水将地面温度降低的概念,装置在夏天可有助降温,减低村民冷气用量」。

薄扶林村现时人口约2800至3000,Kim说「整体人口比例与香港一致,没特别老化。楼价高企,这几年回村居住的后生仔多了,也有更多小朋友」。教授强调不能由薄扶林村的检测推断香港各处的井水都可安全使用;不过Kim认为,反思水资源的运用,也是在反思城市化是否令人对自然资源失去了想像。「我们习惯以钱解决问题,水、电亦然,家中闷热,就将冷气由一匹换两匹,只是消费和污染,都不是永续的生活,反而回到老祖宗的智慧,用简单、唾手可得的资源,才可持续。」薄扶林村水源近在身边,村中仍有人家用水井作洗涤用途,如果多开几口井,会否对本已出现流通问题的三水产生坏影响?刘教授说要收集更长时间的数据,方可评估地下水供应的稳定性,「稳定性视乎地下水来源有没有减少。若地下水少了,亦即要掘得更深才有水,反过来又影响地下水,会造成恶性循环」。

「阿公」水井永续资源又联繫村民

薄扶林村即将作排污工程,将住家废水排走,Kim说虽是好事,但担心村内一些水道会乾,她想像若能恢复后山水源,「可将山水引入村的小支流,再在支流的终端位置建一个小水坑,储一些水,水在坑的这边来那边去。这个浅浅的小水井就可用来洗涤、灌溉植物」。避免水流造成污染,「这个想法可配合以环保酵素或天然清洁用品代替化学清洁剂,其实村内已有尝试用自製环保酵素净化水道」。至于水从何来?她希望政府部门可多了解村内情况,研究雨水排放系统有没有调整空间,「如雨量高过多少毫米才把水导走」。

「阿公秤」、「阿公石磨」、「阿公水龙头」,她说现在我们挂在口边的「共享」,村裏人叫作「阿公」,公家的东西,各人都可用。「这些『阿公』是很好的聚脚点,树头讲古都是阿公的空间,是维繫村民感情很重要的一部分。」村民告诉她,以往水井头就是三姑六婆吹水之地,「聊聊市场裏哪家买菜便宜、哪家食材不新鲜,可以交流地区资讯」。Kim兴奋提到由村内妇女组成「村姑小组」的想法,「他们喜欢染布、做手工,都在想如何利用那口公家井,因为他们不喜欢用水喉水,水的化学物质会影响做天然染的质素。更有趣是开井的人家还住在井旁,村民说井就是他爷爷开的,『你哋要用咪用啰﹗』」。井旁是公园,还可以用作晒布,她形容着充满生气的情景,「想到都开心」。

文//曾晓玲图 // 受访者提供、曾晓玲编辑 // 何敏慧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